上官明桐

四叶草(花语向

1.这里文渣惨入
2.主曦孤(虽说后面有点孤曦
3.求留言,求指教,求捉虫qwqqq
4.ooc注意qwqq
以上

四叶草——一定能守候到的幸福
自从玉佩出来后,曦孤俩人(刀)便与无名剑一行人生活在一起,以及……天天看秀恩爱。比如:屠龙天天和倚天嚷嚷,吵着要比武云云,而倚天也只露出无奈的表情,让屠龙别吵,然后继续修炼。比如绿竹,一直和金铃索一起,一口一个“金铃儿”,起初还能看见金铃会抵抗一下,但后来好像已经随他去了,绿竹见了更欢,“金铃儿~金铃儿~”那叫个甜啊……坐在溪边,孤剑不禁揉了揉眼睛,嗯,闪眼睛,坐在他身旁的曦月见了,倒是露出副戏谑的表情,在孤剑耳边说道
“怎么?羡慕了吗?”
气息呼在耳边痒痒的,孤剑不自在地躲开,表情冷漠
“并没有。”
“是吗?”
曦月噗嗤一笑,拉过身旁的人,轻身附道
“在玉佩中的时间,你可真的不曾想我?”
“……”
不出所料地沉默了,曦月刀也知孤剑的性子,便没再追问,放开孤剑,站起来,看着孤剑道
“那么长时间没见面,不来切磋一番么?”
“哼,正和我意。”
孤脸勾起嘴角,起身,拨出剑与曦月比试。刀与剑的碰撞发出清脆的声响,乱中带规律,附有美感。同为唐刀,两人开始打斗时,便心有联系,同时,强烈赢的欲望也随之溢出。此时,不分上下的打斗结果,两人都是无法接受的,而曦月却阴了孤剑一把,正如他所说,白的衣服给人一种正直的气息,所以对手不会去担心阴招。曦月轻轻揪住孤剑的头发,虽说是轻柔的,但也因重力原因,孤剑向曦月倒去。曦月就展开双臂,抱住孤剑
“怎样?我说过习武之人还是短发比较好吧?”
孤剑一脸冷漠地望着他,并不想做任何回答。
“不过……”
一口热气呼在耳边
“孤剑挥剑时的姿态,还真如舞蹈一般美呢!”
紧紧环抱住孤剑,曦月发现了孤剑脸上的红晕
‘还真是可爱呢。’
他想。
       _____分隔线_____
正值午夜时分,除了曦孤两人,大家都睡下。曦月依旧是坐在孤剑身边,两手相叠,谁都没说话,仿佛心意相通。曦月一直静静望着孤剑的脸,孤剑冷俊的容颜,一直未改变。
‘冷又怎样?心是暖的不就好了吗?’
曦月想。
“曦月,”
“何事?”
“我们有多长时间未这样坐在一起了?”
“很长时间了……”
说实在的,两人分隔在两块玉佩的时间,谁都不能摸着良心说没想过对方,可是,他们现在又再次重逢,即使不能表达出对见到彼此的激动,也能用实际的小细节表现。像是刚见面时,两人相视一笑,又像刚才那样,切磋一番,好挥洒几年来只能打梦妖而不能相互比试的烦燥。
夜深了,孤剑有些撑不住,靠在曦月肩上开始浅眠。曦月望着孤剑,平日冷俊的面庞,现在却露出了虚弱的一面。虽说以前也不是没见过,但那么近地观察还是第一次。绷紧的脸渐渐放松,没有呼噜声,只有轻轻的呼吸声,头发比预想中更柔软,曦月不禁玩起了孤剑的头发,但怕因动静太大,吵醒孤剑,便只是用手指绕着发尖玩。可惜没过多久,曦月便听见草丛间窸窸窣窣的声音。
‘魍魉?’
曦月暗想。停下手上的动作,把孤剑轻轻放倒在地上后,曦月便向声源方向奔去。一大堆魍魉正围着魍魉王,曦月皱了皱眉,
‘这数量,有点多了吧?这有不太妙。’
不待曦月多想,魍魉便冲上来,无奈拨刀,准备把这块清理干净。但越来越多的魍魉涌上前,曦月有些招架不住,一只魍魉瞅见机会,正准备上前阴曦月,却被一道黑色的身影斩杀。
“独自一人来这,是想逞英雄吗?”
冰冷的声音带着丝怒火冲曦月低吼道。是孤剑,曦月有些失神
‘他竟会为我生气?’
“别发呆!你是想找死吗?”
孤剑一边斩杀着魍魉一边呵斥道,他也不知为什么,醒来时,发现曦月不见后心里会担心他的安危。当见到曦月差点受伤时会发怒,会想把伤他的人斩杀,或许,是特殊的羁绊?
一旁的曦月见孤剑已开始大杀特杀,心想自己也不可落后,于是继续斩杀魍魉。这次的魍魉王有些难对付,孤剑和曦月合力才将它消灭。魍魉王消失的那一刻,孤剑抓着曦月的手便折回营地,两人坐下后,孤剑压着嗓子(因为有人在睡觉)问道
“为何不叫醒我?”
“不想打扰你……”
“以后有情况记得叫我,我怕你出事。”
“这不有你嘛,没事的~”
曦月抱住孤剑,感受着对方的存在
‘因为,你还在。’
孤剑的怒火也平息了些,任由曦月抱着自己,轻声道
“别让我再担心,我可不想再如上次那般,无法见到你。”
“嗯。”
曦月的心暖暖的,他知道他喜爱之人正以自己的方式回应。刚才的战斗有些激烈,曦月也进入了梦乡
‘自己什么时候喜欢上他的?’
‘本来兴趣相反,相互厌恶。但因习武之事,成为了挚友。’
‘之后的时间就一直与他习武,修行,有时还会饮上几杯。’
‘当玉佩分开时,当知道再也见他时,自己的心有多疼?很疼。仿佛心被直接挖出来一般。’
‘几年后再见到他时,自己有多激动?差点晕过去。’
‘这便是,日久生情吧?’
‘再次相逢,我便立下誓言,要保护他。’
‘不想让他受伤。’
‘他也是同样的心吗?可能吧。’
‘对我来说,这已是最好的结果了。’
‘守保你,便是我的宿命’
       _____分隔线_____
次日清晨,曦月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正以昨晚的姿势趴在孤剑身上
‘这家伙……没动?’
曦月有些心疼孤剑,从他身上爬起来,不料吵醒了孤剑。
“吵醒你了吗?”
“嗯。”
“昨晚,谢谢。”
孤剑摆摆手,示意没事,曦月站起来,对孤剑道
“你先在这休息,我去摘点果子。”
“路上小心。”
不多时,曦月便摘了一大捧回来,小心放地上,挑了一个给孤剑,自己也拿了一个。
“曦月。”
“?”
“……没事。”
孤剑别过头去,曦月先愣了一下,之后便恍然大悟,笑着对孤剑说
“知道四叶草吗?”
“知道,是一种十分幸运的草。”
“对了一半。”
曦月看着周围的草,翻找起来,孤剑一脸疑惑地望着他,静等曦月停下。
“找到了!”
曦月一边说,一边把小小的四叶草别到孤剑头发中
“四叶草可是幸福的象征呢!”
曦月单膝跪下,拉起孤剑的一只手
“可否赏脸,做我的幸福?”
孤脸瞬间红了脸,抽回手扭过身去。曦月见了有些失落,慢慢来吧。正当这么想时,却听孤剑带着些羞涩的声音
“知道了,你快起来!不然一会儿大家会以为我把你怎么了。”
曦月一听,开心地扑到孤剑身上,孤剑一脸羞涩,并未避让。当曦月扑上来时,孤剑听见曦月的誓言
“让我来保护你,不让你受伤。”
孤剑仿佛得到了全世界般,开心得笑了。

后记
无名剑醒来发现曦孤两人关系好像更好了,在为他们高兴的同时又悲伤起来
‘全世界只有我是只单身狗。’

【黯耀黯】黑曼佗罗(花语向

1文笔渣求不喷
2设定黯爷是魔王,耀君大天使
3人物可能ooc慎 qwqq
4求抓虫求留言qwqqqq
以上ok?
那么开始吧(๑>ڡ<)☆

黑色曼佗罗——不可预知的死亡和爱
天使与恶魔本应互对,更不可能谈爱,而这一世代的大天使与魔王却有些不同,他们都出于无聊而化成人形到人间游玩,就如命运的玩笑一般,他们相遇了,并且发现了他们兴趣互投,成为了要好的朋友,甚至互相喜欢。人形期限到了,他们互相告别,并许诺定会再见,之后分道扬镳。魔王回到城中,在花园种起了花,手下都很诧异,为什么自己的王会打理起花,打理这黑色曼佗罗。而大天使这边,却种起了勿忘我,天使们在私低下讨论,是不是大天使大人恋爱了。时间过得很快,魔王与大天使仿佛心灵相通般,再次下界寻找对方。恶魔与天使是没有真正的名字的,他们幼年时的名字,没有多少人会注意和记住,所以他们安心的用了它。魔王——王黯;大天使——王耀。王黯与王耀再次相遇,双方都有说不出的激动,相谈几句,便开始游山玩水,饮酒做乐。无论是天上一天,人间一年,还是地下十年,人间一天,这都是两人之间最美好的时间。俗话说,日久生情,他们对这爱到来都措手不及,王耀知道这是禁断的爱,准备第二天与王黯告别,并消除这段记忆。但令他想不到的是,他得到了王黯死迅。他奔向王黯的寝室,没有见到尸体,只留有一滩血迹。他发现有一股邪气,他不会认错,这只可能是恶魔留下的。他下意识的认定是自己害了他,懊悔之外,还有憎恶。回到天间,属下便递上恶魔发来的挑战书。
‘正好,新仇旧仇一起算’
说真的,他还挺想知道那个无所不能的魔王是怎样的,那个除了恶魔外无人知晓的魔王。恶魔与天使的战争即将开始。没有人知道结果会是如何,只知道,这是一场悲凉的战争。

续:黑色曼佗罗——绝望的爱
恶魔与天使不相上下,两边的首领也按耐不住了,奔向战场的中心地带。
“你就是那位魔王?”
大天使望着他,狠狠说道。但不知为什么,这个魔王给了他一种熟悉而又陌生的感觉。
“正是,这代大天使,还真是有些不同呢……”
说罢,魔王勾起了一个令人心惊的笑容。大天使也不多想,开始吟诵魔法,魔王也歌咏起令人寒颤的歌,无论是魔法,还是近身,两人都不相上下,即使被打倒,被割伤,也继续打斗
“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不是你亡,便是我死!”
两人不约而同说出了这话语,两人都有自己的目的。
最终,不知是魔王的失误,还是别的原因,魔王被大天使用长剑重伤,他看出大天使眼中的憎恶与开心,自己也不自觉勾出笑容
“你……为什么笑!”
大天使知道自己被看穿了,但对魔王的笑十分不爽,认为是在嘲笑他。魔王不管身上的长剑,捧住了对方的脸,释怀般的咧开笑容。
“你干什么!!”
大天使被这一举动吓坏了,想挣脱他
“谢谢你,还我自由……”
说罢,魔王便倒在大天使怀中,身上的邪气净化,黑暗的羽翼也随之逝去。大天使定睛一看,才发现是自己所爱之人,王黯。他不感相信般的瞪大眼睛
‘自己,亲手,杀.了.他?’
王黯用尽后一丝力,对着大天使耳边喃道
“对不起,虽然我知道这对你来说很残酷,但是还是做了……我活了太长时间,我想死,但却只愿死于心爱人之手。上次游历,我知道你是谁,也知道我爱上了你,所以……你不用这样,抛弃我,去追随自己的幸福吧。”
王黯越说,声音越轻,眼泪也不自觉的落下,他知道自己要消失了,身体一点点消散,一颗颗光粒向空中飞去。王耀只是拥着他,拥着他那快消失的身体。当王黯快消失前,王耀轻轻微笑,说道
“你以为你可以逃脱吗?怎么可能,我会去找你,无论在哪。”
王耀俯下身,亲吻着王黯,王黯惊诧了,但又露出了发自内心的笑容,化作光消失。霎时,黑色的花瓣飘落,王耀看着这花瓣,走向魔王的城堡,不顾周围,径直走去。是去花园的路,王耀到了后,捧起一株开得最为繁茂的黑曼陀罗,仿佛得到了世界珍宝般。
‘你逃不掉的,等我。’
                                  end.

叶神,生日快乐

叶神prpr生日快乐!!!!!
“我们队长哪都好”

【黯耀黯】炉火纯青

依旧短小试阅_(:з」∠)_
王黯视角:
最开始,我们一起出生,但命运却不同。小小的我便受尽各种磨练。上司说,我是卫国之人,如果不强大,怎么可以呢?每一次回来,都伤痕累累,可见每家人都安居乐业,我觉得,这样都值得!但,每次回到家,都见你已吃上热气腾腾的饭,总会感到不满。你见了我,会歉意的笑笑,用温柔的声音叫我过来吃饭,每当这时,我的内心仿佛被融化般,对你展开笑容,小跑着过去。一种奇妙的感觉在心中散开,一直挥之不去,目不转眼地望着你,生怕你会不见似的。饭后,你总是拉着我进房,检查我的身体,尽管我十分不愿意,但你还是认真帮我上药,点点我的脑袋,让我小心点。然而没有什么用,我还是每天受伤,但奇迹般的,伤口好的很快。应该是那药的原因吧?我这样想到。每当上元节,你总会坐在庭子中喝茶赏月,也不知是习惯了还是怎样,我会在你的背后坐下,陪你一同赏月,茶也换为酒,聊一些日常琐事,或者对对诗,都会聊到很晚很晚。大概是唐代时期,你不知从哪捡来了两个小孩,啧,别说还真有点可爱,不过,那个红瞳的为什么盯着我看?!还有那个暗金瞳的,别老盯我家耀看!不知不觉中也和这两小兔崽子混熟了,那暗金瞳的一直和你在一起,啊,好烦!我第一次有了这样的焦虑,这真是不可思议!之后,我从小兔崽子那得知,这是爱慕,谁知道他是不是在骗我…话说回来,这小崽子也长大了许多呀,气质也有所不同了。但…总感觉,好像那里怪怪的,错觉吗?

文笔废求轻喷
求留言(´゚ω゚`)[然并卵][滚犊子你个臭表脸的]

【黯耀黯】炉火纯青

新人第一次发瑟瑟颤抖_(:з」∠)_
近百年屈辱史,怎能让我忘却?你那后悔的表情请你收敛,如今我等已是大国,现需做的,便是铭记那段时间,使我等更强!须知,犯我中华者,虽远必诛!
                 ——————题记
序幕
以前羡慕过你的自由与享受,如今,我却开始同情你了,甚至有些庆幸…我们本为一体,你的悲痛也在我心中漫延,啊…好痛…虽见不到你,但仍可感到你那悲愤的表情。放心,我会来救你的,救你离开那群人的魔爪。(王黯视角

设定:
前期:
出场角色:常色意识体;异色军/事
中期:
王耀:中/国/共/产/党
王黯:中/国/国/民/党
其它角色:常色意识体;异色军/事
后期:
出场角色:常色意识体;异色军/事
p.s.本文与国/家政治,意识,个人,团体,历史等无关,历史为背景,正文从八/国/联/军/侵/华开始至今,其中有不足点,望指出,我会改正的。本人文笔没有那么好,望谅解,我也会努力下去,能让读者姥爷们有很好的体验。
以及
如果感兴趣会继续更下去(´゚ω゚`)
虽然本人小透明并没有抱什么期待嘤(´゚ω゚`)